溯洄

喜欢这篇文章,喜欢这张照片。春风再美也比上你的笑,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。

栗糯:

依旧獒龙预告【小福利【还有一个关于我的小秘密


大概明天正文吧




你有一个故事。


那天看你在台上,面对女神,手足无措的模样,我就忽然想到了你呆头呆脑的十九岁,在场上大声骂自己:猪脑子啊。


画质模糊得只能勉强看清衣服颜色,但是我却好像看见了你气鼓鼓的脸,笨拙得让人满眼怜惜。


那年你十九岁,继科十九岁。


你正怀着大大的梦想,跟在大队员身后天南海北地打比赛攒经验值,乖的不得了。


正被寄予大大的期望,他们叫你准接班人,也叫你太子,一句一句,好像所有机会都来自于教练的偏爱,而非你的努力。


而继科呢,正憋屈不知窝在哪个角落,靠燃烧庞大而渺茫的梦想取暖。


那个时候,二王一马正是当打之年,你要创造自己的传奇也还有的等,有的熬。


所以前路依旧不明,不知结局。


你有些敏感得过了头,别人真真假假的高帽子往你头上一戴,你不知道一笑而过,反而将这些说了也不必负责的话语当做了自己必须承担的压力。


你开始怕输了,好孩子犯不起错。每次输了,你都很难过,觉得自己简直对不起全世界,于是更害怕输,得失心重了,胜负欲反而轻了,所以,继科所谓的后来者居上也是情有可原的,对吧。


继科呢,原来和你站在一起,也就能看到下一个时代的雏形的小藏獒,走着走着就偏了,不知去哪晃悠了一圈,忽然又出现在你身后,忽然就走到你前面去了。


那年你二十四岁,继科二十四岁。


相识恰好十年。


一人登顶。


他走得实在太快了,把你那点微薄的关于“太子”的自尊心狠狠踩在脚下,你有点懵了,你在自我怀疑中反复折磨自己,没有最好,没有完美,没有做到这一切的你,还有坚持的必要吗?


身旁便是万丈悬崖,你的每一步都战战兢兢,可是没办法,要避开他的光芒,只有沿着悬崖行走。


一步踏错,万劫不复。


继科在最高点独自支撑着,面对冷遇和冷雨,别人眼红他的成绩,也就看不惯他的为人,各种攻击,甚至上升为不讲理的谩骂。


你目睹着这一切,心底发寒,原来这个世界可以这么恶毒。


可是,也只有胜者,才有资格享受这样的孤独啊。


你在一个离山顶不远不近的角落向上望的姿态被很多人记着,那些人争论着你是否羡慕过,嫉妒过,或者恨过。


我当然不知道你有没有,我只是觉得,你都想和他一起流落荒岛了,既可以生死与共,也早就荣辱与共,那么其他,都不过遮眼烟云,挥一挥也就散了。


他在顶峰摇摇欲坠,而你呢,你是让他不稳的那阵风。


你们原来可以势同水火,你死我活。


再后来,你赢了,用全新的姿态站到世人面前,接受最高的赞美。


而这一次,不管怎样的赞美你都受得起了,因为那些或委婉精致,或直白简单的赞美,根本写不出你万分之一的好。


而他在你身后默默鼓掌,似乎神情落寞,又似乎是欣慰的。


你终于站上去了,而他知道,你是该站上去的。


这世间总有输赢,而你永远不会知道,成就你的是哪一场痛快的胜利,又或是哪一场痛苦的失败。


或者成就你的,除了你自己千倍百倍的努力,也因为对面是他啊。


因为你的对手,那么伟大。





这是我被生生虐成饭的一张图啊!


喜欢獒龙的理由,原来这么肤浅啊。


但是,也因为这张图,这张图里继科的笑,是让我真的觉得,这辈子都没办法讨厌这个男人,因为他的笑。


那么温柔,那么好。


以前说他的温柔像毒药,是多少人的饮鸩止渴,逃无可逃。


当万事终于尘埃落定,唯有你的温柔之重,依旧试探着我。


冯唐说,春风十里不如你。


大抵如此。


那我也羡慕能被他盛在眼里的那个人。


他们都是最好的人。


我感激于生命中出现了这两个名字。


告诉我,怎样活着,才算不曾辜负自己。


乱世风云,有人在战场上横扫千军。


有人偃旗息鼓,鸣金收兵,只为他日卷土重来,东山再起。


争斗不休,砥砺不止。


而我仍留在这里。


既是为了那么多不吐不快的故事,也是为了你眼神曾为我,片刻的停留。




新年,愿他们都能遇见最好的人,创造最好的故事。


也同样祝福你们!


爱无止息。